乐虎国际藏族传统文化的跨世纪工程
发布时间:2018-07-31 19:40    发布:张大丽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:

  乐虎国际在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文化博物馆为纪念中国建党90周年和和平解放60周年所举办的专题展览“辉煌六十年,魅力新”中展出了《中华大藏经(藏文部分)》(即藏文《大藏经》)对勘本。现场展示的全套藏文《大藏经》对勘本共计232卷,4570部,其中《丹珠尔》124卷,《甘珠尔》108卷,卷帙浩繁,每一卷都似一本大部头的《辞海》。包括的达4500多种,主要分为《甘珠尔》和《丹珠尔》两大部分。这些经籍大部分译自梵文,少部分译自汉文。其中大部分的密教经轨及论著,是汉文《大藏经》中没有的。

  自南北朝以来,我国历朝历代都把编纂《大藏经》作为文治的一个重要内容。现在流传的藏文《大藏经》各种版本,都是经过历史上不同程度的修订完善和再编的结果。但由于历史条件等局限,许多版本存在错字、漏字和衍文等问题,甚至还有严重缺损。

  1986年6月,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成立伊始,即向中央呈送“关于整理出版《中华大藏经》(藏文部分)的报告”。中央和国务院很快作出批示,同意拨专款用以对勘出版藏文《大藏经》。1987年5月,中国藏学研究中心藏文《大藏经》对勘局成立。经过1987年至1994年的扎实工作,《中华大藏经·丹珠尔》(藏文)对勘本(1—60部)于1995年初由中国藏学出版社正式出版。2005年8月,《中华大藏经·丹珠尔》(藏文)对勘本124卷正式出版。至2008年,正式出版《中华大藏经·丹珠尔》(藏文)对勘本124卷和《中华大藏经·甘珠尔》(藏文)对勘本108卷,共计232卷。今年5月24日的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成立25周年庆祝大会上,对藏文《大藏经》的对勘出版工作进行了表彰,为《中华大藏经》(藏文部分)的对勘、编辑、出版工作画上了的句号。

  一是对勘工程规模和质量空前,既完整地保留了传统藏文《大藏经》的佛教形态,又反映了佛教作为藏族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思想内涵,足以作为藏传佛教界供养、念诵的经典依据,也有助于学术界全面研究藏族传统文化的开拓和深入。

  二是校勘使用的版本最多,比历史上任何其它版本更完整。藏文《大藏经》对勘以1730年刊刻的德格版藏文《大藏经》作为底本,理由是该版本对其它版本中存在的编序混乱、编目重复、有疑问和争议的篇目都做了不同程度的整理和取舍,正字法比其它版本更加规范,且编纂、校勘严谨,刊刻准确,保存完好。以永乐版、理塘版、版、卓尼版、拉萨版、库伦版等7个版本作为《甘珠尔》的参校本;以版、德格版、那塘版、卓尼版等4种版本作为《丹珠尔》的参校本,形成一编在手、众版皆备、存真取精、相得益彰的特点。

  三是制订了《藏文〈大藏经〉对勘原则》:对底本和参校本进行逐字对勘,认真核实,不为的判定与增减,对校勘过程中出现的衍文、阙文、顺序倒置等问题,采取科学严谨的态度,遍访专家进行比较、求证,以题解注明、提取衍文、附录表格等方式保留于每篇之后,做到了尊重原文,保留风貌,精校细审。

  四是严格遵循古籍文献整理方法,做到全部对勘工作条理化、规范化。对勘工作从最初的对勘到最后的出,一共要经历12项42道程序。

  五是在刊印形式上,既继承了藏族传统典籍的书籍装帧传统,又与现代印刷技术相结合,印制精良、字体优美、编目清晰,便于阅读和珍藏。

  首先,对勘出版藏文《大藏经》是国家作为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事业的组成部分来做的。它以收集和保存我国传统文化、供学者研究和创新文化为出发点,充分肯定了藏传佛教在中国文化史上的文化地位,改变了把藏传佛教单纯地视为一种的偏颇。

  其次,藏文《大藏经》的对勘出版能帮助我们用人类历史的眼光,客观地审视藏族传统文化,探寻藏族文化的发展史,挖掘藏族传统文化中的财富,寻求它与当今社会相适应的发展轨迹。

  再次,藏文《大藏经》全面系统的对勘,有助于更深入、更清楚地汉藏佛教之间的异同之处和历史渊源,从而促进交流,加深了解,提高文化认同,加强民族团结,促进祖国的和平统一。

  最后,包括藏文《大藏经》在内的《中华大藏经》的编纂出版,是和平友好交往一种展现和。它以其性、包容性而积极地参与人类文化的交流,发展人类智慧、防患文明冲突,扩大度、各民族、各种之间的了解和理解,成为不同国度、不同文化间友好交往的桥梁。